農林漁牧網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林業

欠條、借條、收條如何區分?農村集體土地歸誰所有?濟南法官“送法到田間”為群眾解答涉農熱點問題!

2022-08-18由 澎湃新聞客戶端 發表于 林業

灘塗地屬於農用地嗎

槐/蔭/法/院

法官送法到田間

欠條、借條、收條如何區分?農村集體土地歸誰所有?濟南法官“送法到田間”為群眾解答涉農熱點問題!

8月1日上午,濟南市槐蔭區法院西客站法庭員額法官牟陽、立案庭員額法官馬婉瑩,與鄉村法治帶頭人代表、槐蔭區吳家堡街道棉花張莊村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李振東,受邀作客由山東省高階人民法院與山東廣播電臺聯合主辦的“法官送法到田間”專欄。法官圍繞村莊產業實際問題,結合日常審理的典型案例,分析解答農村集體土地物權保護和個人權益保護問題以及民間借貸相關法律法規,與聽眾面對面,精準送法到田間。

欠條、借條、收條如何區分?農村集體土地歸誰所有?濟南法官“送法到田間”為群眾解答涉農熱點問題!

案例一

基本案情:

被告系某村村民。2002年到2003年期間,被告未經原告委村會同意開始使用該村一處閒置土地。2005年被告在該地上自建北屋三間看護房,在該房東邊建兩處豬舍、兔舍進行養兔養豬,2015年後改為種樹、種菜。豬舍、兔舍一直沒拆,但是廢棄了。目前,自建房北屋還住人,地上種植各種大小樹木250棵。2021年5月,土地管理部門向被告下發責令懲治違法行為通知書,並對被告及家人進行約談。2021年7月19日村委會起訴到法院,請求:1。判令被告立即所佔1。1畝土地返還給原告,並自行清理完畢地上附屬物和青苗;2。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

被告系某村村民。2002年到2003年期間,被告未經原告村委會同意開始使用該村一處閒置土地。2005年被告在該地上自建北屋三間看護房,在該房東邊建兩處豬舍、兔舍進行養兔養豬,2015年後改為種樹、種菜。豬舍、兔舍一直沒拆,但是廢棄了。目前,自建房北屋還住人,地上種植各種大小樹木250棵。2021年5月,土地管理部門向被告下發責令懲治違法行為通知書,並對被告及家人進行約談。2021年7月19日村委會起訴到法院,請求:1。判令被告立即所佔1。1畝土地返還給原告,並自行清理完畢地上附屬物和青苗;2。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

法院審理:

雙方爭議的主要問題是,被告是否應應騰退土地。原告村委會向法院提交了被佔用土地的自行測繪圖、向被告發出的返還土地律師函及佔用村集體土地照片和土地管理部門的責令停止違法行為通知書等。法院認為,原告村委會提交的證據,與待證事實具有關聯性,予以採信。同時,法院查明,2021年8月,經召開三委會及村民代表會表決,一致同意強制清理被告非法佔用集體土地,並收歸村集體所有。根據上述查明的事實,法院認為,被告作為某村村民,未經原告村委會同意長期佔有使用該村的土地,沒有法律依據,應予騰退。其在佔有使用過程中自建房屋、兔舍、豬舍、井、涵洞及種植樹木、蔬菜,應予自行清理。原告村委會訴訟請求合法有據,應予支援。

雙方爭議的主要問題是,被告是否應騰退土地。原告村委會向法院提交了被佔用土地的自行測繪圖、向被告發出的返還土地律師函及佔用村集體土地照片和土地管理部門的責令停止違法行為通知書等。法院認為,原告村委會提交的證據,與待證事實具有關聯性,予以採信。同時,法院查明,2021年8月,經召開三委會及村民代表會表決,一致同意強制清理被告非法佔用集體土地,並收歸村集體所有。

根據上述查明的事實,法院認為,被告作為某村村民,未經原告村委會同意長期佔有使用該村的土地,沒有法律依據,應予騰退。其在佔有使用過程中自建房屋、兔舍、豬舍、井、涵洞及種植樹木、蔬菜,應予自行清理。原告村委會訴訟請求合法有據,應予支援。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時間效力的規定》第一條、第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六十五條之規定,判決如下:被告於判決生效後十日內將土地騰交原告某村村民委員會;上述期限內被告自行清理該土地上自建的房屋及室內物品、兔舍、豬舍、井、涵洞及種植的樹木、蔬菜。

法官說法:

集體土地所有權,是指農民集體對依法屬於其所有的土地所享有的佔有、使用、收益、處分的權利。建國後我國土地的社會主義公有制,形成了全民所有土地即國家所有土地和勞動群眾集體所有土地即農民集體所有土地這兩種基本土地所有制形式。集體土地所有權是農民集體的重要財產權利。

集體土地所有權的主體是農民集體,而非村委會或鄉(鎮)人民政府或集體經濟組織等。《物權法》第六十條規定:“對於集體所有的土地和森林、山嶺、草原、荒地、灘塗等,依照下列規定行使所有權:(一)屬於村農民集體所有的,由村集體經濟組織或者村民委員會代表集體行使所有權;(二)分別屬於村內兩個以上農民集體所有的,由村內各該集體經濟組織或者村民小組代表集體行使所有權;(三)屬於鄉鎮農民集體所有的,由鄉鎮集體經濟組織代表集體行使所有權。”因此,集體土地所有權的主體只能是村民小組、村、鄉(鎮)農民集體。村民委員會、鄉(鎮)人民政府,以及有的地方依法成立的農工商公司等集體經濟組織,只是集體土地所有權的行使代表。例如,實踐中很多地方出現的由農民以土地入股依法成立的農民專業合作社等,就不是集體土地所有權的主體。農民用以作為出資入股的一般只是土地的承包經營權,所成立的農民專業合作社也只是享有土地承包經營權,而不享有土地所有權。

集體土地所有權的客體應當是除國有土地之外的集體享有所有權的全部土地,包括屬於本集體所有的建設用地、農用地和未利用地。根據《憲法》第十條第二款和《土地管理法》第八條第二款的規定,農村和城市郊區的土地,除由法律規定屬於國家所有的以外,屬於農民集體所有;宅基地和自留地、自留山,包括以下土地:一是農民集體所有的建設用地,二是農民集體所有的農用地,主要包括耕地、林地和草地等,三是農民集體所有的未利用地,包括荒山、荒灘、荒丘等荒地。

案例二

基本案情:

被告系某村村民。2002年到2003年期間,被告未經原告委村會同意開始使用該村一處閒置土地。2005年被告在該地上自建北屋三間看護房,在該房東邊建兩處豬舍、兔舍進行養兔養豬,2015年後改為種樹、種菜。豬舍、兔舍一直沒拆,但是廢棄了。目前,自建房北屋還住人,地上種植各種大小樹木250棵。2021年5月,土地管理部門向被告下發責令懲治違法行為通知書,並對被告及家人進行約談。2021年7月19日村委會起訴到法院,請求:1。判令被告立即所佔1。1畝土地返還給原告,並自行清理完畢地上附屬物和青苗;2。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

2016年12月底,雷某向錢某借款並出具借條。借條上,除雷某的簽名和日期外,僅載明以下內容:雷某向錢某借款9萬元。

錢某當日將9萬元打入雷某銀行賬戶。之後,自2017年1月開始,雷某每月向錢某還款900元。2022年1月1日,雷某一次性支付6900元后,便停止向錢某支付錢款。錢某多次催要,雷某均拒絕還款。2022年4月,錢某向槐蔭法院提起訴訟,請求雷某償還借款84000元及利息1800元,後續利息截止至實際給付之日止,按照月利率1%計算。

雷某辯稱,確實借了錢某9萬元,因為雙方關係較好,並沒有約定利息,對錢某月利率1%的主張不認可;其已經償還 54000元,餘欠借款36000元同意歸還。

法院審理:

雙方爭議的主要問題是,被告是否應應騰退土地。原告村委會向法院提交了被佔用土地的自行測繪圖、向被告發出的返還土地律師函及佔用村集體土地照片和土地管理部門的責令停止違法行為通知書等。法院認為,原告村委會提交的證據,與待證事實具有關聯性,予以採信。同時,法院查明,2021年8月,經召開三委會及村民代表會表決,一致同意強制清理被告非法佔用集體土地,並收歸村集體所有。根據上述查明的事實,法院認為,被告作為某村村民,未經原告村委會同意長期佔有使用該村的土地,沒有法律依據,應予騰退。其在佔有使用過程中自建房屋、兔舍、豬舍、井、涵洞及種植樹木、蔬菜,應予自行清理。原告村委會訴訟請求合法有據,應予支援。

本案爭議焦點為,雙方是否存在月利息1%的口頭約定。

法院經審理查明,雙方當事人均認可對雷某向錢某借款9萬元及雷某已經償還6000元本金的事實。錢某提交與雷某的微信聊天記錄,證明錢某多次於月初向雷某要求償還利息,雷某均按照要求轉賬900元。

法院認為,結合當事人的陳述、銀行流水、聊天記錄以及雷某連續有規律的償還行為,雙方當事人雖未在借條上約定利息,但是借款人連續有規律地支付錢款,符合民間借貸交易習慣,也更接近客觀事實,足以印證雙方存在口頭約定利息且雷某已經實際履行的事實,符合口頭合同構成要件,應當認定為借貸雙方存在利息約定。同時,錢某主張的利息標準並未超出法律規定,屬於有效約定。雷某所述雙方沒有約定利息、償還錢款實為借款本金的辯稱,與其實際按照錢某要求支付利息的行為相悖,不能構成有效抗辯。故雷某每月支付錢某900元,應認定為支付借款利息。

據此,槐蔭法院判決:一、雷某支付錢某借款本金84000元及利息1800元;二、雷某支付錢某逾期利息,以84000元為基數,自2022年4月1日起至實際給付之日止,按照月利息1%計算。判決作出後,雙方當事人均服判息訴。

法官說法:

在民間借貸糾紛審判實踐中,經常會出現一方當事人主張存在口頭約定利息,另一方予以否認的情形。在此情形下,定分止爭關鍵在於證明口頭約定是否存在。只要能形成完整的證據鏈條,證據之間足以互相支撐以證明當事人的主張,即可以認定口頭約定的存在。但口頭約定往往存在難以舉證、難以查明事實等弊端。因此,在民間借貸行為中,應當儘量讓借款人出具借條,在借條中明確約定借款數額、用途、利息、還款時間等事項,措辭表達要準確、避免歧義。同時,還要注意留存、保管好借條和轉賬憑證等重要證據,這樣,才能以備不時之需,有效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順便談一下欠條、借條、收條的區別和注意事項。三種條據是民間借貸關係中最常見的條據,雖只一字之差,含義卻相差甚遠。欠條是債務人向債權人出具的表示尚欠某物或者某款項的憑證,一般用來證明債權債務關係。借條是出借人向借用人或者借款人出具的表示出借某物或者某款項的憑證,一般用來證明借用或者借款關係。收條是收領人向送給人出具的表示收到某物或者某款項的憑證,用來反映或者證明“收到”的事實。

出具欠條、借條、收條的注意事項:1。內容要完善,儘量寫齊相應過程、數量數額、利率、用途、還款日期等具體約定;2。用語要準確,杜絕使用模糊用語;3。條據應一式兩份,雙方各執一份;4。主體身份要確認,名稱、姓名以及年齡、住址、民族、職業、聯絡方式上述資訊均應以身份證或者是營業執照為準;5、數字一定要有大寫,如果只寫阿拉伯數字,很容易被新增和修改。

完善的條據對交易雙方是公平和對等的,能夠達到一種利弊平衡的效果,從而最大限度保障交易的安全,避免無謂的法律風險,保護“善意交易人”的合法權益。

原標題:《欠條、借條、收條如何區分?農村集體土地歸誰所有?濟南法官“送法到田間”為群眾解答涉農熱點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