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林漁牧網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林業

“外來物種”入侵中國:感染致死、物種滅絕,魔鬼就在你我身邊?

2022-07-17由 夢蘭娛樂說 發表于 林業

紫莖澤蘭是不是農作物

我國是世界上遭受外來物種入侵危害最嚴重的國家之一。

沒有天敵,外來物種便肆無忌憚從一繁衍至千千萬萬。

魔鬼在身邊。今年7月,廣州一位68歲的姚女士,被原產南美的紅火蟻咬出6個傷口,去醫院就出現過敏性休克,險些危及生命。

“外來物種”入侵中國:感染致死、物種滅絕,魔鬼就在你我身邊?

無獨有偶,曾有位懷孕的豆瓣網友,吃了同樣原產南美的外來物種福壽螺,被感染寄生蟲,做了六次腰部穿刺,吊了近300瓶水,吃了十幾盒打蟲藥,最後仍被迫流產。

“外來物種”入侵中國:感染致死、物種滅絕,魔鬼就在你我身邊?

豆瓣網友@緩緩歸 吃福壽螺的慘痛經歷

被視作珍饈美味的小龍蝦,實際上也是外來物種。

“生態殺手”小龍蝦有多可怕?3萬畝的雲南元陽梯田,竟然都曾被它們打洞“蛀空”,每畝田有上百個洞,洞深一米,造成嚴重的水土流失和經濟損失。

“外來物種”入侵中國:感染致死、物種滅絕,魔鬼就在你我身邊?

小龍蝦打的洞有一個胳膊粗、1米多深

除了打洞,它們還瘋狂吃魚蝦,導致雲南本地物種減滅。由於雲南獨特的地理位置和生物類群,許多特有物種一旦消失就再也無法挽回。

去年在廣州白雲湖公園現身的“怪魚”,一開始被人們當成“水怪”。

值班人員如此描述:“它的肚子是黃白色的,很像蛇,背部黃中帶藍,有鱗甲。”

“外來物種”入侵中國:感染致死、物種滅絕,魔鬼就在你我身邊?

後來有“怪魚”出現在廣州番禺區某小區,把整個人工湖裡的錦鯉都吃光了。“怪魚”重約50斤,異常兇猛,工作人員光是捕撈就花費一天一夜,還被魚咬傷。

“外來物種”入侵中國:感染致死、物種滅絕,魔鬼就在你我身邊?

“怪魚”原來是外來物種雀鱔,最長能到3米,堪稱頂級毒魚,在排卵期能產生劇毒物質,人吃上幾口就會中毒。

然而卻還有愚昧無知的市民,擅自捕撈,或放生“怪魚”,這是對自身,更是對社會的不負責。

用血和生命換來的教訓

生態環境部近日釋出的《2019中國生態環境狀況公報》顯示,全國已發現660多種外來入侵物種。其中71種對自然生態系統已造成或具有潛在威脅,215種外來入侵物種已入侵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以往大概每10年會有一種外來物種入侵,現在可能兩到三年就面臨一個新物種入侵。

大多數人對外來入侵物種的認知,可能侷限在田地裡威脅莊稼的蟲子。

但實際上,我們人類也遭受著禍害。

能致人休克的紅火蟻,聚集的巢穴形似沙包,掩人耳目。人一旦踩上去,紅火蟻便如潮水般湧出。

“外來物種”入侵中國:感染致死、物種滅絕,魔鬼就在你我身邊?

形似沙包,實際全是紅火蟻的巢穴

同樣原產南美,但已在南方很常見的福壽螺,可攜帶6000條寄生蟲,一旦食用不當或加熱不足,就會感染寄生蟲,蟲侵入腦。

“外來物種”入侵中國:感染致死、物種滅絕,魔鬼就在你我身邊?

密佈的鮮豔粉紅色是福壽螺的卵

2006年的北京“福壽螺事件”曾轟動全國。87位市民在某餐館食用了未熟透的涼拌福壽螺,導致寄生蟲感染。

“外來物種”入侵中國:感染致死、物種滅絕,魔鬼就在你我身邊?

寄生蟲從消化道進入中樞神經,在大腦中游走亂竄,引發腦水腫和腦膜炎。光是想想場景就令人毛骨悚然。

禍從口入。一時間人心惶惶,談“螺”色變。

北京和上海當即下達了福壽螺禁銷令。然而,10多年過去了,因福壽螺而感染寄生蟲的新聞仍層出不窮。

這些慘痛事件,怎能不引起我們的重視和警惕?這可是那些受害者用血和生命換來的教訓。

撕開“生態殺手”的偽裝

有些物種,可能隱藏多年後突然爆發,給當地生態系統造成毀滅性打擊。

正如互花米草,一開始備受吹捧,後遭萬人唾棄。

1979年,南大的幾位教授赴美考察,將互花米草帶回國內。互花米草一開始被譽為“生態系統工程師”,沿海灘塗溼地得益於它防風固堤的能力。

短短几年,當年的美譽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對它失控蔓延的恐懼。

“生態系統工程師”搖身一變成為“生態殺手”。

“外來物種”入侵中國:感染致死、物種滅絕,魔鬼就在你我身邊?

讓海灘變成“綠色沙漠”的互花米草

在上海東灘,當地的蘆葦和海三稜藨草被互花米草無情侵佔,讓賴以生存的泥螺和沙蠶“無家可歸”。

在福州閩江口溼地,當地農民備受困擾:“灘塗上長滿一種奇怪的草,現在連魚蟹都快活不下去了。”

高達1米的互花米草密集生長,形成“草海”。繁密的根系剝奪了魚蟹透氣的空間,還將蘆葦等水草“驅逐出境”。鷺鳥隨著蘆葦的消失而消失,讓福建人引以為傲的“鳥的天堂”,早已不在。

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外來的不一定就是好的。各方水土不同,生態鏈亦不同,隨意引入,恐釀成大禍。

輕則減產千萬噸,重則顆粒無收

外來物種入侵對農林業的威脅,比你想象的更嚴重。

松材線蟲、美國白蛾等森林入侵害蟲嚴重發生與危害的面積,每年達150萬公頃;非洲大蝸牛、美洲斑潛蠅等農業入侵害蟲侵害面積每年超過140萬公頃。

受害面積之大,令人咂舌。

在我國雲南,原產南美的紫莖澤蘭,從雲南南部一路向北侵蝕,它的種子能隨風飄散,加速傳播。所到之處,樹木和農作物均無法生長,沿途牛馬還因此患上氣喘病。

“外來物種”入侵中國:感染致死、物種滅絕,魔鬼就在你我身邊?

當地人在清除茂密生長的紫莖澤蘭

遺憾的是,人們至今對紫莖澤蘭無可奈何。

2019年入侵的草地貪夜蛾,目前已擴散到25個省份,去年全國發生面積1500多萬畝,危害到玉米、甘蔗、花生等作物。

“外來物種”入侵中國:感染致死、物種滅絕,魔鬼就在你我身邊?

廣東部分地區玉米田地危害株率超過60%,有些防治不到位的地塊,危害株率甚至達到100%,幾近絕收。

前文提及的福壽螺,也是“莊稼殺手”之一。

它基本沒有天敵,會啃食水稻,嚴重時可致水稻減產50%,甚至絕收。

一旦大規模暴發,將對糧食安全帶來嚴重威脅。

那麼,能徹底解決外來物種入侵的難題嗎?

答案是很難。

一方面,入侵物種通常沒有天敵,數量呈幾何式增長,治理速度往往跟不上蔓延速度。

另一方面,外來物種的入侵渠道,可謂防不勝防。或是人為引進,或是自然侵入,或是隨著進出口貨輪和旅客悄然進入。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顧不了大環境,煩請大家顧好自身,居安思危。

歡迎關注華叔,有溫度的故事和犀利的觀點等著你。

宣告: 本文圖片來源於版權方,任何網站、報刊、電視臺、公司、組織、個人未經版權方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