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林漁牧網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漁業

秋是詩的季節,風叫“桂花風”雨叫“豆花雨”“一城秋雨豆花涼”

2022-09-22由 聽讀古詩詞 發表于 漁業

什麼顏色的桂花不能吃

秋雨落,涼露滋,仲秋近了。

秋是詩的季節,風叫“桂花風”雨叫“豆花雨”“一城秋雨豆花涼”

農曆八月,又稱桂月,

風中雨中盡是桂花的清香,

故八月的風叫“桂花風”,

秋是詩的季節,風叫“桂花風”雨叫“豆花雨”“一城秋雨豆花涼”

八月的雨……可不叫桂花雨,

它有一個更雅緻的名字——“

豆花雨

”。

“一城秋雨豆花涼”,即寫此雨。

秋是詩的季節,風叫“桂花風”雨叫“豆花雨”“一城秋雨豆花涼”

不過,初看此句還以為作者說的是豆腐花呢。

秋天一來,天氣涼爽,

正適合吃豆花,也沒毛病。

但若論起美感,

還是“豆花”(豆子的花)更多一些。

《荊楚歲時記》稱:“八月雨,謂之豆花雨。”

豆花盛開,紅紅白白,

這是素秋裡難覓的一絲生機,

也是容易被人忽略的一抹美麗,

一旦入了詩人眼,它便如春色般盎然起來。

出於對此句的喜歡,邀詩友們共同品鑑~

秋是詩的季節,風叫“桂花風”雨叫“豆花雨”“一城秋雨豆花涼”

小桃紅

張可久

一城秋雨豆花涼,閒倚平山望

不似年時鑑湖上,錦雲香,

採蓮人語荷花蕩。

西風雁行,清溪漁唱,吹恨入滄浪。

秋是詩的季節,風叫“桂花風”雨叫“豆花雨”“一城秋雨豆花涼”

古詩詞賞析:

豆花,即豆子開的花,哪種豆子呢?宋·楊萬里有詩曰“道邊籬落聊遮眼,白白紅紅扁豆花”(《秋花》),清·查學禮《扁豆花》寫到“最憐秋滿疏籬外,帶雨斜開扁豆花”,據此推測,大機率是扁豆了。

扁豆,纏繞藤本,晚花正於初秋開放,或黃白,或紅紫,很是雅緻。有

評稱,

“豆莢本已藤萎葉枯,委地零落,幸得秋時之雨滋潤,故得重綻新花”

,可能理解有誤。再來看“一城秋雨豆花涼”,涼的其實不是“豆花”,而是滿城的秋雨。秋涼時,適合走出屋子,登高望遠——“閒倚平山望”。

秋是詩的季節,風叫“桂花風”雨叫“豆花雨”“一城秋雨豆花涼”

“平山”即平山堂,當年歐陽修知揚州時,在揚州西北五里的蜀岡上,著名的大明寺旁邊修建了平山堂,他常與客人在堂中游玩,飲酒賞景作詩——“平山闌檻倚晴空,山色有無中”。如今,張可久也倚平山堂望遠,看到的卻是“西風雁行,清溪漁唱,吹恨入滄浪”。哪裡還見“山色

有無

中”的奇景?不過是一行雁陣,一聲漁唱,一湖

青水

罷了。

秋是詩的季節,風叫“桂花風”雨叫“豆花雨”“一城秋雨豆花涼”

“西風雁行”喻人生漂泊;“清溪漁唱”謂歸隱之志;“吹恨入滄浪”之“滄浪”,既是眼前青蒼色的水,又代指“滄浪歌”。《孟子·離婁上》:“有孺子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引申開來就是說,君子處世,遇治則仕,遇亂則隱。張可久欲選擇歸隱,其緣由不言而喻。

秋是詩的季節,風叫“桂花風”雨叫“豆花雨”“一城秋雨豆花涼”

中間幾句“不似年時鑑湖上,錦雲香,採蓮人語荷花蕩”是作者在平山堂上回憶年少時暢遊鏡湖的情景。“鑑湖”即鏡湖,在李白的詩中,它是這樣的——“鏡湖三百里,菡萏發荷花。五月西施採,人看隘若耶”,荷花簇擁著美人,真是一幅壯美的畫卷。到了張可久筆下,鏡湖依舊美得惹人遐想——“錦雲香,採蓮人語荷花蕩”。其實,湖美,人美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那時正值青春,可與一幫志同道合的友人共度詩酒年華,絕不會因“半紙虛名”而勞役身心……

“一城秋雨豆花涼”,“一城秋雨豆花涼”,記住這句就足夠了。

秋是詩的季節,風叫“桂花風”雨叫“豆花雨”“一城秋雨豆花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