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林漁牧網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農業

發行半數以上理財產品,但規模不足兩成,中小銀行理財業務何去何從?

2022-01-22由 華夏時報 發表于 農業

中低的理財可以投嗎

發行半數以上理財產品,但規模不足兩成,中小銀行理財業務何去何從?

本報(chinatimes。net。cn)記者傅碧霄 北京報道

隨著資管新規過渡期的結束,銀行理財業務面臨大變局,有實力的頭部銀行紛紛按監管要求申請設立理財子公司。但對於廣大中小銀行來說,成立理財子公司並非易事。目前已有29家理財子公司獲批,其中多為國有大行和股份制銀行,只有8家頭部城商行、農商行設立了理財子公司。

融360數字科技研究院分析師劉銀平、東方金誠金融業務部高階分析師張麗對《華夏時報》記者指出,不低於10億元的資本金、專業團隊、產品研發能力等要求,是中小銀行成立理財子公司的主要障礙。因此,業內人士普遍認為,中小銀行理財業務轉為代銷模式,或為一條可取之路。

截至去年6月末,城商行、農商行發行的理財產品數佔全國理財產品總數的一半以上,但募集金額卻不到20%。今後中小銀行的理財業務將如何發展,值得關注。

理財子公司門檻較高

資管新規要求,主營業務不包括資管業務的金融機構應當設立子公司開展資管業務。而理財新規則進一步規定,商業銀行應當透過具有獨立法人地位的子公司開展理財業務。

這意味著沒有成立理財子公司的中小銀行新增理財業務將受到限制。據記者瞭解,此前有地方監管部門要求轄區內中小銀行壓降理財業務規模。

“前期中小銀行利用高收益吸引理財客戶,其理財產品中非標資產比例往往較高並且產品的投資期限相對較長,存量產品面臨一定的整改、壓降壓力。”張麗於1月11日對《華夏時報》記者這樣說道。

張麗還指出,大部分中小銀行目前還缺乏投研能力,缺乏系統性做合規產品的能力,可能無法設立理財子公司,所以新資管業務拓展在短期內比較困難。因此,綜合來看中小銀行的理財業務規模可能會繼續下降。

隨著資管新規過渡期結束,中小銀行的理財業務亟需找到出路。

近日,浦發銀行理財子公司浦銀理財獲准開業。至此,獲批籌建的29家理財子公司中,已有23家開業,但這其中由中小銀行設立的理財子公司還是較少。

目前設立理財子公司的銀行包括國有大行6家、股份制銀行11家、城商行7家、農商行1家、中外合資4家。這7家城商行分別是杭州銀行、寧波銀行、徽商銀行、南京銀行、江蘇銀行、青島銀行、上海銀行,1家農商行為重慶農商行。這幾家銀行也是規模較大的頭部城商行、農商行,對於其他大多數中小銀行來說,設立理財子公司還是有一定難度。

首先,《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要求銀行理財子公司的註冊資本最低為10億元。這就把不少中小銀行擋在了門外。

就已獲批的理財子公司註冊資本來看,國有六大行的理財子公司註冊資本都在80億元以上。股份制銀行理財子公司註冊資本均普遍在20億元以上。據公告披露,上海銀行設立的上銀理財註冊資本將不超過30億元。

劉銀平於1月11日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成立理財子公司的門檻較高,註冊門檻不低於10億元,且為一次性實繳資本,要求股東入股資金為自有資金,這對體量較小的銀行來說資金壓力較大,且對銀行資本充足率有一定影響。成立理財子公司除了足夠的資本之外,還需要組建專業團隊、提升產品研發能力、調整產品估值方式、提高產品信披透明度等,這對中小銀行來說難度也較大。

張麗也認為,設立理財子公司對於中小銀行存在一定難度。除了資本金要求,張麗還對《華夏時報》記者指出:“可能在理財規模上有要求,從目前獲批設立理財子公司的商業銀行來看,其理財規模均超過1000億元。”

如浦發銀行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的理財規模超過1萬億元。根據中信建投研報,已設立理財子公司的幾家城商行,其非保本理財規模普遍在1500億元以上。

對此,有分析人士認為,理財子公司10億元淨資本約能支援1000億-1500億元理財規模。所以,若銀行理財規模過小,則理財子公司業務不夠飽和。

張麗還表示,設立理財子公司對銀行的公司治理和投研能力也有要求,商業銀行至少需要成熟的科技系統、足夠的人才儲備、完善的前中後臺設定才能支撐理財子公司的運營。另外,監管政策更加鼓勵中小銀行迴歸本源,將重點放在支援當地實體經濟,尤其是支援小微企業信貸投放上。

中小銀行理財或轉型代銷

總體來看,銀行理財市場中,中小銀行佔據的份額還是比較少。

銀行業理財登記託管中心釋出的《中國銀行業理財市場半年報告(2021年上)》顯示,截至2021年6月底,325家銀行機構和理財公司存續理財產品25。8萬億元,其中包括大型銀行6家、股份制銀行11家、城商行118家、農村金融機構155家、外資銀行15家。可見,城商行和農村金融機構一共273家。

不過,中信建投銀行業研究報告指出,雖然超過一半的理財產品是中小銀行發行的,但是其理財規模佔比不足兩成。自2017年監管趨嚴以來,上市城商行、農商行非保本理財規模增速大幅減緩。

劉銀平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中小銀行的理財產品體系不夠豐富,理財產品發行數量較多、募集金額偏低,雖然部分銀行淨值化轉型比例較高,但產品大多仍採取成本法估值,淨值走勢較為平滑,產品以中低風險為主,面向的主要是穩健型投資者。”

而在張麗看來,中小銀行的理財業務具有三個特徵:第一,中小銀行的財力可能難以支撐投研團隊的建設,同時中小銀行所在經營區域對於高階人才的吸引力有限,投研能力較弱制約業務的發展;第二,中小銀行的理財產品數量眾多但實際募集金額較少,截至2021年6月末,由中小銀行(城商行和農商行)發行的理財產品數佔全國理財產品總數的近60%,但實際募集的金額卻不到20%;第三,中小銀行現階段理財產品以穩健產品為主,中小銀行的理財產品以固收類為主並且風險等級主要為中低風險,無法滿足不同客戶需求。

既然設立理財子公司存在困難,中小銀行的理財業務會走向何方呢?

劉銀平和張麗都認為,中小銀行的理財業務或逐步轉為代銷模式。

“對於不能滿足相關要求而無法設立理財子公司的中小銀行理財業務向代銷轉型,在目前階段是切實可行的。”張麗對《華夏時報》記者這樣說道。首先,中小銀行可以利用自身在市場中的下沉優勢,進一步豐富理財市場與客戶之間的連線通道,完善市場的供需機制;其次,中小銀行作為產品的代銷方,對代銷產品的資訊進行充分的挖掘和披露,提升市場透明度、完善對投資者的保護機制;最後,中小銀行自身在投研方面較為弱勢,在理財業務中的競爭趨於落後,透過代銷中小銀行規避自身短板,創造新的利潤增長點。

因此張麗建議:“對於具有條件的中小銀行可以設立理財子公司繼續發展理財業務,這要求中小銀行在理財業務方面制定清晰的發展戰略,完善公司治理、風控管理和資訊系統建設,加大投研投入、打造高水平團隊和專業型人才,加強投資者教育等。對於一些實力相對較弱的中小銀行可以轉型代銷,透過自身在區域中的影響力優勢佈局理財業務的渠道建設,創造新的利潤增長點。”